> 西游之问道长生

终章上 太阴星惊变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元始圣人不是第一个成圣的人,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证道成圣的人。

    在接下来的十年内,相继有通天教主、镇元子等人陆陆续续成圣。

    然而,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南赡部洲的太清圣人迟迟没有成圣。

    南赡部洲。

    镇江,金山寺掩映在一大片幽篁竹林和松涛之内。

    金色夕阳披落在崎岖的山石小径上,茂密的山林中不时传来几声布谷鸟的鸟啼,时光在静谧中缓缓流逝。

    一个生得白白净净的和尚手持木瓢,自桶中舀出河水,浇灌在田垄上的青菜上。

    许仙忙了一会儿,放下木瓢,用肩上的白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豆大汗珠。

    此刻自水漫金山一事已然过去了十余年,白素贞此刻就被镇压在西湖的雷锋塔下。

    这时,山道拐角处,一个身穿灰色僧衣、面颊黧黑的高个僧人,快步跑下来。

    他一边跑着,一边口中喊道“师弟,师父让你过去!”

    许仙闻言,面色怔忪了一下,双手合十,问道“师兄可知师父唤我何事?”

    僧人摆了摆手,道“我也不知,师弟,你去去就知。”

    许仙点了点头,不再耽搁,随着僧人去了。

    禅房之内。

    许仙对法海行礼已毕,疑惑问道“不知师父唤弟子前来,所为何事?”

    法海须眉皆白,精神顴硕,尤其一双老眼流转着明睿的神采,道“许仙,你功德已满,下山还俗去罢!”

    此言一出,许仙愣怔,俯拜于地,道“师父,请问弟子犯了什么错,要将弟子逐出师门?”

    法海摇头一笑,“痴儿,你上山十余载,实则尘缘未了,既然六根不净,倒不如归去,在红尘中打滚……若有缘分,将来你我师徒还当有再见之日。”

    说完,法海摆了摆手,兀自闭目不语。

    正在许仙不知所措时,那灰衣僧人走上前来,轻声道“师弟,收拾下行礼,下山去罢。”

    许仙重重叹了一口气,对法海郑重拜了几拜,起得身来,转身缓步向外走去。

    待到许仙走后,法海看着空荡荡的禅房,轻叹三声,也是望着晚霞漫天的西方天空,高宣佛号道“南无阿弥陀佛!”

    而后法海周身现出无量佛光,一道五色莲花宝座自身下生出,然后托着法海,破开一道虚空,不知所踪。

    在南赡部洲原来的巴蜀之地,一望无际的血海,几乎填满了整个两川盆地。

    血海内一个个面容丑陋、气势凛冽的阿修罗陆续涌出。

    就在这时,虚空之上,一座莲花宝座现出,其上端坐的老僧面容疾苦,目光悲悯。

    掌中一根苦竹连连点下,顿时有无尽佛光泻落而下,降临在下方的阿修罗身上。

    于是乎,原本身披血色长袍的阿修罗,蜕去一身猎猎血气,最终变成一个个金光闪闪、铜浇铁铸的伏魔金刚。

    “贫僧回归西方,岂能没有金刚伴身护法!”

    法海,不,此刻或许应该称做接引佛祖,一双苍老的眼眸眺望着一处看不见的虚空,颔首说道。

    似乎那里有一位大能存在!

    随着接引佛祖出手渡化血海,数之不清的阿修罗转化为一尊尊佛门金刚,侍立在接引佛祖身后。

    一时之间,金光繁盛,佛音环绕。

    而这般大的动静,不仅惊动了阿修罗一族的高层,也惊动了坐镇于血谷深处……冥河老祖的一具血神子分身。

    彼时,在广阔无垠的南赡部洲,人教的两位准圣,以及前来相助的阐教二代弟子,也没有闲着,皆是驱逐血海一族的势力。

    姑且不言南赡部洲发生的一幕幕场景。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