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神敖汤

第一百九十九章 紧的感觉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不过他说的倒是实情,依他金家的势力,在混元宗中还真没有几个人是他不敢对付的。

    “只是让他好看?这就是你对我的心意?”顾冰燕冷哼了一声。她对金铭这种只知道依靠家族势力的纨绔子弟很是瞧不起。不过这样的纨绔子弟也有其有用的一面,就比如现在。

    只要顾冰燕假以颜色,金铭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提到心意,金铭立刻激动了起来。他踏前一步激昂的道“我对师妹的情意众人皆知,日月可鉴。既然那人得罪了师妹,即便我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将之斩杀。”

    在混元宗内,依他金家的势力,悄悄的黑上几个内宗弟子,绝对算不得什么大事。更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

    金铭说的如此慷慨激昂不过是在顾冰燕的面前摆一摆好人表一表真心。若是手到擒来他定然是冲在前头,可若真是赴汤蹈火,那自然有人为他冲锋陷阵。

    顾冰燕回头看了金铭一眼,眼中突然寒意尽去,闪出了一道温柔的眼神。那眼神如幻似梦,只是一眨眼就变回了冰寒。可即便如此,金铭还是准确的抓住了它,这让他激动的无以复加。

    “杂役处吴用。用他的脑袋,来证明你的真心。”顾冰燕甩了一下衣袖,一步迈入了洞府之内。

    这声音只在金铭的耳边一闪即逝,不过金铭的手中却多了一只耳环。那耳环晶莹剔透如冰似玉,上面还发着冷冷的寒意,也隐隐散发着诱人的幽香。

    金铭将耳环放在了鼻端深情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激动的收入了怀中。

    这太让人激动了,据金铭所知,顾冰燕虽然追求者众多,其中不乏比他金铭还要优秀的天才弟子。他们比根正苗红,天赋惊人,可顾冰燕从未送出个一针一线。

    这说明什么?说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顾大冰山在他金铭温暖的怀抱里,也要化作一坛春水,滋润心田了。

    谁说日久不能生情?谁说铁树不能开花?我金铭今日就打破这个定律,让寒意化作绕指柔,让冰心变成情深深。

    这寂静的夜真是太美了,四处灵虫唱歌,万里星空无垠,黑黝黝的山川,静悄悄的流水,真是美极了的夜晚。

    金铭深情的看了一眼顾冰燕的洞府大门,身影无声的消失在了这美丽的夜晚中。

    在这美丽的夜里,除了不幸的顾冰燕是悲伤的——不但一条圣洁美丽的身子被人看了个干净,更被敖汤当戏弄,若不是她心理强大,险些就羞杀了自己,其他的几个人都是快乐的。

    敖汤的心情是美丽的,他一剑击败顾冰燕,扬眉吐气,一扫心中的抑郁。虽居陋室,可心情舒畅。哥哥我是谁,还不是神龙转世,虽然身躯鄙陋,可是方法得当,依然会摇身一变成为精英。要不了多久,哥哥我依然能修成真神,去上界找那姓李的老牛鼻子算账去。

    只要一想到老牛鼻子,敖汤的心中就压不住的恨意。一时再也不想别的,就想着去了上界后,怎么换着花样的折磨藏青老祖。

    金铭的心情也是美丽的,能得女神的眷顾,哪怕是冷冷的一瞥,也是希望的种子。是种子都会发芽,早晚都会绽放出美丽的花。这花儿越是开在寒冬,越是开的晚了,越是娇艳,越是让人珍惜喜欢。

    相比与敖汤的先喜还忧,金铭的喜从心中来,当然心情最美好的还是白起。

    就连白起也没想到,如花是一个极其有内涵的人。在她那平坦的宗袍下,掩映着一具玲珑有致的娇躯。那饱满和凸起,平坦与柔顺,弹性与泥泞,对应的平仄,险恶的崎岖,让白起都忍不住的气喘吁吁。

    一个满面蝴蝶飞的女子,微黄的斑点下,深藏着的肌肤居然如脂似玉,白嫩粉曦,说是吹弹可破都一点不为过分。

    她那饱满胸膛,简直弹的爽爆,爽的顺滑,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