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逃(h)-清糖类似

【可汗篇9】箭在弦上(H)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对于杨小**人的功*,柳燕甚至有些崇拜。

    论*人,杨小*敢说*第*,*有人敢称**。

    柳燕被***硬泡,不得不去芭莎*见一见景如*这个*年才俊,柳燕**景如*是***给自己的*姻对象,也**对方****,李*坡***之一。不过强扭的瓜不甜,对于这景如*,柳燕只有**的厌恶。

    本来柳燕还不**如*打*掉这个景如*,不过当杨小*出现之后,柳燕就有了想*:何不让杨小*为自己当挡*呢?

    以杨小*的*人功*,怕是能把景如**的*窍生*。

    一想想那**,柳燕就觉得*比的*。

    “哼,景如*是吧,让你打姑*我的**。姑*我*接*出杨小*,*的你丫生活不能自理!”

    柳燕*里荡*着一股恶*味。

    杨小*又不傻,一下就*楚了柳燕的想*。

    柳燕这要拿自己当挡*啊!

    “你这是让我当mt给你**吸引仇恨啊!”杨小*幽幽*,“拿我当挡*,似乎不妥吧?”

    柳燕撒**:“人*也是*有**吗?对方是一个*常**的*年才俊,如*是一般人,肯定*不住对方,连当挡*的**都*有。也只有小*你才能当这个挡*啊!”柳燕含蓄的*了*杨小*的*屁。

    杨小*被*的十分舒服,自夸*:“*有错,在我这位*端**的***前,世*上的一切*都不*自渐形秽。呃,对方是个很**的*年才俊,告诉我他有多**?”

    柳燕*:“李*坡你**吧?”

    杨小**:“*的*小*嘛,**的*洲**之一,不过现在也差不多歇菜了,在崛起的*夏*前,**已*都变*了*小虫。”

    *洲**是指*夏**,*夏**,棒*以及李*坡。

    *****,都是*夏的一*分,因为某种**因,暂时*为*夏的失地。9*年的时候**已**不列颠**谈判*复了,只是**依旧股癣*我,*有*复。

    李*坡*棒*都是*洲的*济强*,**一度*的**,不过*洲*融危机过后,棒**济完*被*际***,李*坡也苟延残喘,所幸体*小的只有*夏一个地***小,却也能*持的住。

    现在,李*坡在*洲已**本*什么存在感了,*洲现在*济三强是*夏、棒*、扶桑这三*。

    “那个想追*我的*的,叫景如*,是李*坡***之一景*的杰出*弟。”柳燕为杨小****,“他****,一*在*李*博弈,*很有可能担任李*坡的总理。”

    杨小**蔑*:“李*坡的总理,不就是**一地**的**嘛,还*我岳父你*爸燕****的地位有**呢!”

    按理说一*总理*该很**上。

    不过李*坡总理嘛,杨小*还*瞧不上。

    说句难听的话,这李*坡总理在*际上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比尔盖茨,不如巴**。甚至不如**,**霯呢!

    李*坡说是**,其实也就是一个*企*,总理的职位可以*接翻译*总*理。整个**的规*,十分有限,*概也就比*上那种一*人组*的**强那么一些。

    “话不是这么说的,李*坡虽然不是什么**,但也是***认的***,在**是有一票的。李*坡总理进*的话,我*总得派出一名******,*抵按*明*的**来*,人*还*一个**呢!”柳燕说着,*下之*,却也*有把这李*坡总理当一回事。

    杨小**:“那这还不*当**吗?李*坡李*坡,依旧是人*李*的*,等什么时候李*坡*名叫景*坡,他再吹*也不迟。我还吹牛我要在*夏复辟*隋*,我当*帝呢,你现在能把我当*帝看待吗?”

    柳燕有些囧,说*:“不过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