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逃(h)-清糖类似

【可汗篇10】戳到我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杨小*这才*的**:“既然这样的话,你这个忙我就帮定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属mt,任何*想接近你,就*备接受我惨*人*的*嘲*讽!放*吧,有我在,你此生注定孤独啊!”

    “杨小*,你会不会说人话?”柳燕*哼哼*,“什么叫我这**注定孤独?”

    杨小*含*脉脉的看着柳燕,温柔*:“你若不孤*,我又怎么与你为伴?”

    “咦!”柳燕起了一身*皮疙瘩,嫌恶*,“杨小*,能否不要这么*麻,你再这样*麻,我就得自杀!”

    “好吧,好吧!”杨小*耸耸肩*,“我不*麻了,你把那个什么给我一份呗!”

    柳燕*:“什么什么什么啊?”

    杨小**:“芭莎*的邀*函。我*有邀*函,总不能冒昧的*进*,万一被**给驱逐了,我得多丢人啊!我又不是张钰*,去戛纳*节*占*毯,躲**,那也*寒碜了!毯*我可做不来!”

    “切,我又*让你做毯*!”柳燕用出*将*,“难*以杨总您的能耐,*不来一张芭莎*的邀*函?”

    “当然能了!”杨小*自然不会怂,问*,“时间?”

    “**0:00—00:00。”柳燕*。

    “地点?”杨小*又问。

    “东*,*洲*****上!”柳燕*,“今年**方可是*了*价*,下了*本,租用了*洲最*的一艘****,这一*的租*,就得上*万!”

    “有**,那我们就一*为定了,*我们不见不散。”杨小**,“不过柳燕*,现在你不*该*某些人要一个说*吗?”杨小*说着,**落在了乌***张*的身上。

    乌**颤颤巍巍,一副*态*钟的*样,哪里还有一*点方才叱咤**的*势,整个人仿佛一下由双**团的*把*,变*了一个****的*人。

    乌**也是*辙啊!

    他今*,是**踢到了*板!

    燕****的*,他得罪了。

    说实话,他得罪不起。

    整个乌*,也得罪不起。

    现在乌**的*中一边懊恼,一边想补救措施。

    至于张*,完**如**。**扰燕****的*,这简*就是*寿*上*,嫌命**了!

    阔怕!*阔怕了!

    严*理更是弱*了一只受惊的*,可怜巴巴,**抖。

    *独的杨小*,还有乌**可以对抗。

    但是***的**翁杨小*,双**团的董事*杨小*!

    燕****的*柳燕,柳*的*孙柳燕!

    这一个代表*!

    一个代表权!

    *+权,就连乌**也不能对抗,只能跪地*饶,何况是他们这*小人*!

    “乌**,你是该给我一个说*了。”柳燕*哼一**,“本*总不能被这头肥***调戏,如*你不给我一个说*的话,我就给你一个说*!”

    乌***中一惊,暗*我的姑**,你可别给我说*了!你不给我说*,我这***都得**整顿两周,你要给我一个说*,我们乌*不得栽一个*跟头啊!

    “*朽……*朽*理*方,不***下竟然有如此*胆包*的丧*病*之员*!”乌**一张*脸也彻底豁出*,对着柳燕鞠躬*,“*朽代表乌*,代表双**团,对您进**挚的*歉,希望您*谅我们!”

    “乌**!”柳燕*笑*,“如**歉有用的话,还要*察做什么?”

    “这……”乌***一狠,看着杨小**,“杨总,你是我们*团的董事*,您看这事怎么*理吧?”

    杨小*有些好笑*:“乌**你这*不*的一向不把我放在*里,现在才想起我是董事*,你说你*不*呐?”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