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功名路(科举)

第96章 096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沈陵给儿子整一套玩的, 最好是益智的,古代的教育基本上是从启蒙开始的,但沈陵认为接下来才是儿童性格真正的塑形期,启蒙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定型了。

    很多时候, 性格的培养在感觉不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所以沈陵这段时间也尤为地注意, 尽量给孩子创造一个平和稳定的环境。

    自打年年出生之后,除了在屋子里就只能在窗口看看, 顶多是去前面,所以天气好了一点, 沈陵就想带他出去转一转, 正好听说城郊寺庙里的梅花还开着。

    去寺庙沈全和方氏也支持的, 他们家还挺信佛,方氏在建康府的时候就会每年给寺庙里捐钱, 她甚至觉得沈陵能中进士也是有菩萨的保佑。

    带孩子出行带的丫鬟婆子也多, 平时沈陵出行就一个车夫和六福, 不过带孩子出来的确要小心一点, 这个时代人贩子可不管你是民是官, 好多都是亡命之徒。

    出门在外沈陵也不敢让年年穿得少, 一层又一层地裹着,最后胳膊也不怎么能动,不过只要能出来, 动眼睛就够了。

    沈陵都差点抱不住他, 头一回出来激动得不行, 腿一直蹬,沈陵拍了拍他的屁股,道:“不许乱动,这小子可真不安分。”

    文以苓带着帷帽,笑着捏了捏儿子的小手:以后会走了更不安分。”

    一家人不是为了求神拜佛来的,小孩子又什么都不懂,怕冲撞了,直接去看梅花了,这座寺庙小,香火不旺,来得人也少。

    路过偏殿的时候,沈陵听到有交谈的声音,立即就走开了,还没走几步路,就被叫住了。

    “孝原?你怎么在这儿?”

    沈陵回头:“曾兄?诶,真是巧了!今日天气不错,听说这儿的梅花开得不错,带我家这小子过来赏赏花,你呢?”

    沈陵把年年给下人,折回到曾跃面前,他隐约觉得门口好似有人,但瞥过去又没有。

    曾跃笑着说道:“我同这儿的主持是好友,今日来拜访一下。你倒是好性质,一家人赏梅,一直忘了问你,你那宝典可还写了?天下读书人可都催呢,后面人写的都没你写得好,难以超越。”

    说起这件事情,沈陵还有些惭愧,自打做风扇、办作坊之后,他就很少在出书上面花时间,说句实话,他对写书也没兴趣,上回也是形式所逼,道:“哎,孩子出生后,自己做学问的时间越来越少,不过其他的科,我也不大擅长。”

    “不急,总归也不是正途,你闲暇时消遣消遣也就罢了,若是耽误你的正经事便不好了。过些日子就是上巳节了,咱们要不约大家一起在郊外宴饮游乐?”

    上巳节也就是三月初三,后世更多是叫三月三、野火饭,但在现在,上巳节更像是一个赏春游玩的节日,士大夫们临水宴饮,平民百姓临水游乐。

    沈陵觉得不错,上巳节人多才有乐趣,道:“不若咱们就弄点烧烤,弄个涮锅,场面热闹些。”

    曾跃道:“可,那咱们明日再同他们商量商量。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了。”

    沈陵笑着和他挥别,他一转身,胖儿子已经按耐不住,扑进他怀里头了。

    沈陵回去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曾跃的表现有几个疑点。

    1.这个寺庙不太有名气,曾跃和主持是好友?他路过的时候感觉里面并不只是两个人。

    2.曾跃为什么会出来叫住他?他在里面怎么发现他的。

    3.和他聊天的时候,曾跃忽然提到上巳节,明明可以在中枢院的时候提的,为什么非要和他说,有一种没话找话的感觉。

    沈陵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确定门口一闪而过的影子真的是有人。曾跃也有种想要试探的他的感觉,他大胆地猜测一下,可能是里面的人以为有人偷听,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