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任县委书记

1.“遭遇”任命

上一章目 录下一页
    ♂ ,

    步伐沉重、心事重重回到家,妻子华莉按捺不住大哭:“省里那么多人,那么多领导眼里的‘红人’不去,干嘛要你去,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上官书记也太缺德了!”

    我有些木然,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对妻子的话毫无反应,对突然‘遭遇’的任命还有些茫然,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我叫常小刚,出生在农村,家乡远离省城,父母书读得少,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有个朴素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多读书,读好书,好好学习,上重点学校,进重点大学,在城里找一份好工作,娶一个城里的媳妇,在城里安家落户,最终跳出农门。我没有辜负他们,很幸运地考上了一所国重点大学,毕业后分到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又跟深爱我,我也爱她的大学同学华莉恋了爱,结了婚,添了小孩,在城里安了家。最终跳出了农门,基本上实现了父母的愿望,父母也很为我自豪。

    但对于我来说,虽然人在省直机关工作,说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打杂。打扫卫生、端茶倒水、东跑西颠、抄抄写写、记录打稿、上传下达等不一而足。刚开始很有雄心壮志,很想有一番作为,也提了不少自己认为是合理化的建议,无奈机关的一些事情总也说不清道不明,不干事少干事的人总是有理,自己提的建议也没什么采纳。人心隔肚皮,总不能事事如意。时间一长,棱角也磨的差不多了,锐气也就渐渐消退了。我自恃清高,不想高攀“权贵”,找后台,弄个一官半职,然后昂首向前,一路升迁。闲暇下来,就写文章聊以自慰。因文章时常见诸报端,被人看中,几经波折后,调入省委政策研究室,跟领导写材料,搞调查研究,熬资格,混日子,没想到还混了一个副处长。本想躺在铁饭碗里,领导说东就是东,说西就是西,本本份份,安安稳稳过日子,没料到被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同志提名,经省委常委会研究同意后,派我到月光县去担任县委书记。

    月光县名字蛮好听,听起来很有诗意和浪漫情怀。县委书记的‘名头’也很有分量,说起来似乎‘炙手可热’,不是一般人能坐上去的。可那里一直是省里最贫穷的县,最复杂最难干最说不清的县,既没有诗意又没有什么浪漫情怀,只有满头雾水和无休止的‘扯皮拉筋’、沟沟坎坎。

    那里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云山雾罩的,麻烦事一大推。省里一连派了四位挺精干的县委书记,都任职不到两年就回来了,有的仅干了几个月,轰轰烈烈地下去,灰灰溜溜地回来。县委书记走马灯似地换,工作却很难有起色。和同撩闲扯,都摇头叹气,认为月光县很少有让人满意的地方。在省里,派人到月光县,就被人看成是“发配充军”,只有受排挤、受歧视的人才会派到那里去。所以,当在省妇联工作的妻子一听说我被派到那里去,就满腹委屈,气不打一处来了。

    “我去找上官书记,干嘛要你去?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妻子边擦眼泪边要出门。

    “你疯了,省委已经决定,上官书记又很犟,你能变得了吗?再说,你一个小萝卜头,能见到他吗?他们能让你见他吗?亏得你还在省里工作,连这一点常识都不懂。”我慢慢回过神来,开始回应妻子。

    “那我找你们领导,请你们单位领导跟他求情。”

    “你真是异想天开,我们单位领导怎么敢去找他?说不定人家不仅不去找他,而且还要跟你上堂‘政治课’呢。”

    “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你以为省委常委会的决定是儿戏,可以随时朝令夕改。即便你能‘通天’,也要先到位再调整,哪能这么容易说改就改的。”

    “你怎么这么倒霉,这么窝囊!好事靠边站,坏事找上门。”妻嘟嚷道。

    “你叫什么?大不了干几个月就回来,以前的不都是这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